拉特利節講話[節錄] Navaratri except
──鍚呂•瑪塔吉談人類仇恨及宗教極端主義

2001年10月21日希臘Greece


:

原文筆錄者的話:

……錫呂瑪塔吉在演詞尾聲中說:「這是個深層的課題,當我談論它,我已一半在內裡,一半在外面。」在錄影帶之中,可以清楚看到她走入「自己裡面」……在文字上是這樣寫的「……(稍停頓)……」或「……(長停頓)……」。
-
她強調的字眼都加了橫線。......


  

……[當日]女神應眾天神(提婆 devas)的請求,由邪惡人手中把衪們拯救出來。今天我感到同樣的,我們現正陷於奇怪的處境;我想,這些人本身正是惡魔;而且,(其他人) 被他們迷惑(催眠)了,因此才會做出一些原本永不會做的事。不過他們不知道,凡事都有頂點。那個點已經來臨,所有好人,尤其霎哈嘉瑜伽士都應全心全意消滅這些可怕的人,例如那叫Mahishasura的阿修羅。

  在那些舊日子堙A事情簡單得多,因為邪魔來時就是邪魔,你可以看得見他們的魔相,他們的行為舉止都証明他們就是邪魔。為何他們這樣做呢?為何他們要殘暴不仁呢?因為他們之所謂「人」,其實不是人──他們的本性就是魔,他們正想設法毀滅人類,以及好人。

事實証明要消滅他們的時刻已經來臨。

我怎麼也不會反對伊斯蘭,也從不批評穆罕默德。他是神聖的,毫無疑問。他設法去做上天神聖的工作。但神聖的事工引來愚昧而且接受邪魔的人。你們會驚訝於在伊斯蘭裡面有74個小組。他們說「我們追隨一個宗教」,但他們實非如此。這些支派當中,有些確是邪惡的人。他們自稱為Devbandhis,因為那是印度的一處地方;他們也被稱為 瓦哈比派

  我認識他們由來已久,因為在我家,我父家裡,都有過很多穆斯林當廚師、司機和其他工人。這些瓦哈比派是很滑稽的人,他們甚至不相信穆罕默德。所以,假如要告訴他們穆聖講過什麼什麼,他們會說「不,我們不相信穆罕默德這人。」「那麼,你們相信誰呢?」「我們相信阿拉!」「你們有遇過、見過阿拉嗎?是因為這樣你們才相信祂?」但他們的行為都充滿殘暴,是天生的品性,十分殘暴。每當我父親看見,總要叫他們離去。……

  我從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田地。他們多是來自阿富汗,你們可以想像嗎?大部份都是。當然他們也折磨其他阿富汗人。他們每到之處都以十分殘暴見稱。不是所有阿富汗人如此,不是所有,而是一部分。他們來到印度,有不同種類的阿富汗人。有些很仁愛、慈祥、樂於助人,十分好人。有些卻很殘暴。初時,我們不明白那是什麼一回事。但因為我父親是個學者,而且是伊斯蘭的學者,他告訴我們「這些人不是伊斯蘭教的。他們自稱瓦哈比派,不是伊斯蘭教。」今天我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說在其他宗教裡沒有壞分子。不過這些瓦哈比派不斷在秘密地成立小組。他們人數不多。那就是當年父親所告訴我「將有一天他們會變得非常爆炸性,且會圖謀毀滅世界。」初時我不能理解,因為,說到底他們看來只是人而已。但他告訴我:「他們是完全的偽裝了,一旦發動他們的殘暴,你就不知所措。」

  我們的國家曾有一位侵略者,叫穆罕默德•沙•達里(一名穆斯林侵略者)。他是個十分、十分殘暴的人,十分殘暴。他甚至慣於殺害很多穆斯林,因為在他的概念裡,你不應崇拜穆聖,因為穆聖說過「我不是神聖。」我也經常講同樣的話,以免受那些愚昧者所害。多年來我一直說:「我不是神聖。」但當他們感到我的能量及其他,他們就會相信。但那些相信穆聖的人從來都不獲這些人所理解。真是十分,十分殘暴,而且因為他們不相信穆聖,你就不能在任何論點上跟他們爭辯。總不能爭論在古蘭經上寫過什麼,因為他們不相信古蘭經,不相信穆聖,只相信阿拉。天曉得他們何來〔與上天的〕連繫。

  不過,很奇怪,他們漸漸可以迷惑(催眠)群眾──好像我們見到一些可怕的假導師以上師的幌子迷惑(催眠)人一樣。你們都曾見過,群眾被迷惑(催眠)了。很多都已經被揭露,有些將會。但他們大都是對金錢有興趣,總是以宗教之名,要搾取大堆金錢。不過,在那個時代,人們看不出其殘暴的手段和行為。

  這種殘暴開始生長。我們去過尼撒穆汀(Nizamudhin)[德里一社區]。那處我發現了一所馬達拉撒(’Madharaza’)──’Madharaza’的意思是學校。那一家學校一向招收幼童。這是十分計劃周詳的,天也不曉得──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說,單在德里就有120所馬達拉撒。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那兒教什麼東西,怎樣迷惑人,怎樣辦學。有一次,我走到尼撒穆汀那兒,見有人唱歌之類事情。他們有真愛的心。他們也感到我的愛,十分深刻的,而且是全部人,他們也開始來霎哈嘉瑜伽。不過我不知道那兒有一所馬達拉撒。我問他們:「為何在這裡能量是這麼模樣?尼撒穆汀本是個聖人,為何這(紀念他的)地方沒有好的能量流通呢?」當中我感到能量很差。他們才告訴我:「母親,這兒有家馬達拉撒。」

  現在看看邪魔是怎樣作為的。通常,邪惡的東西是這樣的──它會形成一些小團體,一些戰爭、和殺人。他們人數不多,但以殘暴為宗教。他們遷居到那裡就想著殘暴。單在那些馬達拉撒,就有人在宣講殘暴,怎去憎恨。就這樣,「仇恨的教育」展開了。這些仇恨的教育藉著這些馬達拉撒而廣泛地交織起來,遍佈全球。

  現在,你們都知道,巴基斯坦曾與印度經常開戰。但這次巴基斯坦也明白「假如跟印度開戰就會被人叫做恐怖份子。」所以他們說:「不,我們國家不會有恐怖主義。」但是,他們愚蠢地──這位新人物〔總統穆沙拉夫〕──竟曾派遣65位學者、使節,到阿富汗的馬達拉撒,學習怎樣變成殘暴──你們可以想像嗎!教導憎恨!當然很多穆斯林不是這樣;但假如你並不尊敬穆聖,又身為穆斯林,你會如何呢!

  故之,所有這些錯誤思想萌生,伊斯蘭就分裂出很多組織。本來無不可,但這些組織完全違反人性,有極危險的圖謀。我不知有多少穆斯林明白它。他們向全球散播這馬達拉撒的東西;從這些學院出來的人都是非常、非常殘暴。第一項殘暴是對待婦女。婦女被蔑視,完全得不到尊重。這樣就顯出根本無人可以控制他們。在古蘭經裡並沒有這樣寫,穆聖也沒有這樣講過。他說:「上帝是慈愛憐憫的;祂賜予平安。」他所做的事,都是絕對神聖的,毫無疑問的。但這些少撮人,因為他們投靠魔鬼的力量,令世人開始誤解伊斯蘭。

  「伊斯蘭」的意思就是「順服」。……。順服的意思是人已經放棄了貪戀、貪婪及這類敵人……。另一點有趣的是,穆聖講過,「在救贖的日子,你的雙手會說話。」那是他清楚說過的。自然地,因為那是以詩人的語調來寫,人們就很容易按自己的私念而把它扭曲。……

  在現代,這些人擁護歪理真令人十分震驚。……(稍停頓)……不過,這也是因為人們發展出對他們抗拒的緣故。猶太人──他們也發展出一股對他們的抗拒。這種仇恨要負上責任;這種雙方面的仇恨,我會說,現在那是兩種不同的……(稍停頓)……那是很明顯的。

  現今,在霎哈嘉瑜伽裡,你們相信完全的純真、以及簡單的和平共存。而且人們都相信世上絕對可以有不同圈子的人……(稍停頓)……那麼現在我們的責任是什麼呢?我們應該怎樣做?首先,我們必要自省。假如你是生於印度教的,你就應坐下來,找出自己是否因某人是穆斯林而有仇恨。你不可以有仇恨!不能因某人是穆斯林你就仇恨。因為你都是一個穆斯林,因為你已順服,那麼你怎可以憎恨任何人呢?假如你已順服,向上天順服,你又怎可以做些違反上天的事呢?故此,這些誤導人的思想必需拚棄。……

  對我來說,每想到我們人類仇恨其他人,我真痛心──當你明白愛是這麼偉大、美麗的情操。但為何你要去恨呢?因為其他人在你心中留下印象、他們向你撒過謊,你就去怨恨。好一個成就。首先成為人,然後成為一個充滿仇恨的人。那麼下一步是什麼呢?我不知道。

  ……現在當然霎哈嘉瑜伽士是不同的。霎哈嘉士知道怎去享受愛。他們喜歡它,享受它。你們可以看得見。假如你們以某種方法可以把這仇恨拿走──總有辦法、總有辦法──以你們的願力──抗拒和抗衡這些正向人類灌輸的東西,我肯定……(長停頓)……

我的心在淌淚。我來到這塵世,卻要目睹人類這樣互相憎恨仇視。他們談論「愛」和「恨」。那是十分嚴重的,你們都是兒女,……(稍停頓)……他們最終竟變成這樣……(長停頓)……我的意思是,我從前的經驗是,假如我告訴你們真相,你們會震驚不已。人怎會墮進邪惡質素的深淵。

  這是我們的一種悟性,去瞭解自己。我們憎恨某人嗎?我們有沒有不該有的念頭,或幹過一些事?……(稍停頓)……你內裡有這些東西嗎?找找看!你憎恨其他人嗎?

  這是人類思維中的,絕對是,腐朽的思想。這些思想完全跟牲畜的本能一樣,是對人絕對無好處的。但那正是在發生,且不斷來臨……(稍停頓)……假如你窮,好,但你憎恨其他人就會富起來嗎?不。假如你有困難,你的任務就是要去驅除困難,而不是令它滋長。所有這些都應了斷。令人驚訝的是,我們不太著緊我們在做什麼。對,我們正正必需要有正確的徹悟:我們何去何從?假如你對某人有誤解,就最好把它拔去,完全地。他們想找你麻煩,好,但不要對那人有不正確瞭解。非常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從不會看見那些事,他們多醜陋、多滑稽〔奇奇怪怪〕、怎樣摧毀我們的人格。

……

  你們今天必需必需看到要點的所在──我們是否都是這個邪惡東西的一部分?還是不受它所纏繞,準備好與之作戰?這是一場大戰,我希望它會一舉成功。在此以後,將再沒有對人類的殘暴,再沒有爭鬥,因為這是羅剎魔與我們自己之間的戰鬥。這次是非比「尋常」的……

……

我正在身處的爭鬥本質上是十分嚴重的,毫無疑問。但假如你們可以集體地戰鬥,我們可達成的可大呢!……(稍停頓)……我的所有努力、瞭解、力量,每一樣東西都在你們手上,而那就是你們應該預備好的。不是依靠閱讀什麼或談論它就成。你們要在內裡建築起這愛的力量。

  我肯定,打開頂輪一事會令你們做到。但嘗試,以愛的力量,閱讀一些東西、瞭解一些東西。這是個深層的課題,當我們談論它,我已有一半在內裡,一半在外面。但我要告訴你們要去發展它,而且只有(愛的力量)才能形成一股對抗他們所稱為「邪惡做事者」的強大力量。……(稍停頓)……

  我的祝福全都給予你們,我想你們所有人都能成就它。你愛多少人呢?有多少人……(稍停頓)……這是你要尋找的。

  我希望你們各人都明白我要你們做什麼……(稍停頓)……

  一個新世代正在冒起……(稍停頓)……

    我肯定──那實實在在是由衷的──我盼望你們都成為「愛與和平」的士兵。因為那正正就是你們生於此的緣故,你們生於此時此地正是為了那緣故。所以,享受吧。

(錫呂•瑪塔吉合什)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