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哲篇) 蘇格拉底專輯

 

 

 "說什麼樣的話"             嘉言雋語  

 

 

  在古希臘時代蘇格拉底因學問淵博而備受尊崇。一天,這位偉大的哲人會友。友人說:「蘇格拉底,在下剛剛聽聞有關你的摯友的一點消息,你知是什麼嗎?」

「且慢。」蘇格拉底說:「告訴我什麼事情之前,請閣下先通過小小的測試。那是名為『三重過濾測試』」

「三重過濾?」

「對了。」蘇格拉底繼續說:「當你向我訴說有關吾友的事之前,可能適宜先花點時間過濾一下將要說的話。第一重過濾叫真理。閣下是否絕對肯定你要告訴我的事情是真實的嗎?」

「不。」那人說:「事實上我只是剛從別處聽聞的,而且…

「好了,」蘇格拉底說:「即是說你不知事情是否真實。那麼我們可以嘗試第二重過濾,即美好的濾網。你所要訴說的,是否關於一些好事?」

「不!剛好相反…

「即是說,」蘇格拉底說:「你想告訴我一些有關他的壞事;但你又不能肯定那是否真確。你仍可以通過這試驗,因為還有一重濾網:「即是『有用濾網』。你將要告訴我有關吾友的事對我有用嗎?」

「不,實際上不是。」

「好了。」蘇格拉底總結一句:「假如你將要向我訴說的東西既非真實,亦非好事,也非有用,為什麼還要告訴我呢?」

正因如此,蘇格拉底被喻為一代大哲學家,如此備受尊崇。

 

輝譯

2003.4.29

 


 

 

譯自 "Ancient and Modern Medicine"   delivered by Mr. Theodore Efstathiou (Volos, Greece)

 

蘇格拉底、古代醫學智慧、神話與昆達里尼的啟示

(演講摘要)

 

原載希臘霎哈嘉瑜伽沃洛斯群體的網站http://sahajayogavolos.netfirms.com/news.htm

 

 

2001616日,在希臘沃洛斯市的市政會堂裡,希臘霎哈嘉瑜伽的主持人西奧多・埃夫斯塔西奧(Theodore Efstathio)先生(58年麻省理工碩士)以「古代與現代醫學」為題作了一場演講。

 

         演講中詳細提及了幾項醫學知識。首先是:今天有關人類腦袋進化的科學知識其實早在古希臘時期已經出現。今天的科學,講及人類意識之中出現的問題(法蘭西・克里克(Francis Crick)在其著述“Astonishing Hypothesis(驚人假設)中已論述了這課題。他與Dr. Watson(沃森)因發現DNA而獲諾貝爾獎),以及阻礙著在生命中把智慧的潛能完全發揮出來的行為問題。為了找尋這類問題的答案,很多科學已開始追本溯源,向古代希臘尋求根源的知識。不過,有關人類大腦進化而衍生出來的問題的知識,其實並非只是古希臘人擁有,也在很多古老神聖經文中描述過,包括了聖約翰寫的《啟示錄》,畢竟他用了極為寓意式的手法來描述。

 

         現代的醫療科學與生物科技根本無法接近古代希臘在有關領域上的知識的深度。那些聖神經文也正好提供了這方面問題的解藥。

 

         古代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是上帝挑選的先知,受上天啟示,因此他實在是上天的降世,根本應該與《舊約》的摩西有同等地位。因此之故,國際學術界把蘇格拉底「冷藏」,視他為僅僅其中一個哲人,根本是完全大錯持錯。所有蘇格拉底在希臘古代文献中論述的靈性本已存在,及靈魂不朽、不斷輪迴等等的言論,都是上天的神聖啟示。那麼基因的創造,對疾病及身體衰壞的治療以及人類如何可以完全免除這些苦痛等方面,蘇格拉底已提供了所有答案。蘇格拉底的結論是沒有一個醫生或一個教育工作者瞭解自己,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從事這類職業。在講到缺乏「自我的知識」(self-knowledge)時,蘇格拉底稱呼這些人,即醫生及教育工作者,為缺德之士。近似地,當耶穌治病時,祂叫人不要再犯罪,因為更厲害的事會降臨(約翰福音5:14)。耶穌重覆講述蘇格拉底式的立場,就是疾病及身體衰壞均是「身心」一同引致的(psychosomatic),而人因為自己無知的所作所為而自食其果。基督也談及人可以對疾病與身體衰壞免疫,以及基因的形成。缺乏了對「真我」及自覺(self-realization)的知識,就是學術界及神學家們不能好好地正確閱讀柏拉圖著作的原因,也是他們不能聯想到把蘇格拉底的對談視為基督徒福音完整的一部分的原因。而且,科學家們自己缺乏自覺的經驗,也無法明白科學與宗教之間不謀而合之處。

         著名的德爾斐蘇格拉底式「瞭解真我」的概念,並非哲學上的概念,而是一次上天的訓令,即是說,你要瞭解自己的靈魂。對真我的知識,正是所有宗教的根基,包括了伊斯蘭。在古代希臘和早期教會的文献中,靈魂被喻為「生命之樹」(Tree of life),或希臘神話所記載天神Hesperides的金蘋果樹。這些,都不過是人的精微能量系統,那就是錫呂・瑪塔吉・涅瑪娜・德維女士重新教導人類的知識。

 

         在依洛西斯秘密儀式(Eleusinian Mysteries)中被喚醒的「不可說之火」,即另外被稱為昆達里尼(Kundalini)的能量,就是藏在所有人脊椎底部薦骨(Sacrum Bone)(骶骨)之處。這個喚醒的過程正就是獲得真我的知識或自覺。

 

         蘇格拉底(Socrates)這名字源自希臘語“Soteria-krato”,意即「手持救贖」。因此,蘇格拉底就是人類救贖的持守者。蘇格拉底教人重溯上天的律法,好使雅典人和整體人類可以得到拯救。可惜雅典人不能明白他。

 

         古代希臘的Asclepeia(即神聖醫院)和早期的基督徒,都懂得癌症的成因和治療方法。尤其是早期教會中,阿歷山大城的教父克雷芒(Clement,約公元153-217)說過,在生命之樹的葉子上,有很多天使。另一早期教父奧利金(Origen,約公元184-254)也說了一番對應癌症的話:「為科學引入這樣一條定理是不可能的,要人理解一些高過人的事物,去明瞭治療癌症之類的事,是天使監督的工作,是不可能的。要人去理解那些不存在,或明白那些不可為的事,是不可能的。天使在空氣中飛動不留痕跡,相對於人在軟泥中行走的足印,趴在軟泥上爬行留痕一樣,在石頭上就沒有可能看得見它的路徑了。」

         (見奧利金著述,刊於希臘教會出版,《早期希臘教父作家文庫》第16卷,243-9頁,1958年印)

 

         奧利金所說的不可見的東西,暗喻了生命之樹,而他的言論也可適用於所有宗教,猶太教、基督教、印度教等等。似乎是藉著上天與天使或各神祇聯手才落實了這等治療。科學界一直拒絶接受有上帝背後參與工作,令事情成就的理念,因而一直沒有辦法可以找到疾病或人體衰敗的原因和治療。我們可以很放心地說:生物科技找尋人為干預基因列序的治療癌症方法,將不會帶來期待中的結果,卻只會製造出更厲害的疾病。

 

         今天,單在希臘這病每年帶來三萬五千宗死亡。當中24%是跟乳癌有關的。今天藉着修習霎哈嘉瑜伽,癌症是可以預防和在早期階段就治好。

 

         瑣羅亞斯德(祆教/拜火教)的經文也提及因為某些「烤爐」而引起劇變。這些文句重要之處關乎一個事實:蘇格拉底所用的字眼正是“vanausos”,他用這字來形容幾乎所有雅典人,因為他們從事“vanausa”的事業。“vanausos”這字在字源學上來自一些描寫令烤爐的火旺盛的字。故之,蘇格拉底已經預言了我們當今世界其中一項大災難,即科學家們正密切關注的溫室效應。他也同時為問題開出了處方,那就是「自覺」。溫室效應來自「熱」與「冷」的概念,而這兩個字常在古代希臘文献中出現。人若不是把「昆達里尼」喚醒了,根本感應不出來。這個對於整體人類來說很重要,因為科學不能發現可合理地完全理釋引致溫室效應的熱力的全部來源。蘇格拉底正好說明了這熱力的來源,那是科學家未能發現的。科學家們要來到霎哈嘉瑜伽才能瞭解所有熱力從何而來。

 

         明白了蘇格拉底是這樣一個上帝的預言者(seer)。受上天所啟示的先知(prophet),那麼當年他對群眾的苦心規勸和被裁判死刑,必定引起全體希臘人民關注。

         他告訴他們他受刑之後,雅典將失去保護。他也預言,受刑後外國列強會主宰雅典,最終是全個希臘。自那時起,希臘這國家經歷了一連串的全國性災難。蘇格拉底宣稱自己在保護這國免受列強入侵,與我們發現他是上帝的先知的身份吻合,因為只有至少達到聖人級數的人物,才可能擔當一個城市的保衛者。同樣,基督的兄弟雅各(James)被稱為“Oblias”。這個字的意思是壁壘或城堡,雅各當時正是當時耶路撤冷城保衛司(protecting saint)。他的去世也標誌著耶路撤冷城終結的來臨。

                                                                                                                                侯志輝譯

                                                                                                                          200445

 


      

以身殉道的哲學家­­­    蘇格拉底

[引自明報1999911(書路漫遊版)]

 

       談論西方哲學,很自然會想起蘇格拉底,正如談論中國哲學,也很自然想起孔子一樣,他們都是追求真理和維護真理的哲學家,兩者有很多共同點。他們都是述而不作;他們的言行和思想都由他們的弟子紀錄下來,流傳後世。

 

生平事跡神秘

       關於蘇格底的生平事跡,正式史料不多,後人也多從他的得意弟子柏拉圖的《對話錄》,和色諾芬的《回憶蘇格拉底》兩部著作去認識他。他有些事跡仍充滿神秘色彩,像道家的老子。

         剛看完的一本《蘇格拉底》傳記(南風著),由台灣晨星出版社出版,是「聖哲四傳」其中一本。第一章便描寫蘇格拉底被雅典法庭宣判死刑後的情況,他的弟子和朋友都感到傷心難過,他卻從容面對死亡的來臨,早已抱着以身殉道的決心。婉拒了好友克利多協助逃亡的計劃。他相信自己的肉體雖然會死亡,靈魂卻可以不朽。

 

堅信靈魂不朽

       在蘇格拉底眾多學說中「靈魂不朽說」佔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他相信人死後可以到達另一世界,那媕閉O充滿希望的開始。他一生致力的哲學,是為了使靈魂盡善盡美。他強調要想免除對一些認識的疑惑,必須行事合乎正義,並不斷追求真理。他認為靈魂擁有一切重要性和不朽性,是在我們體內的一種精神,我們憑它來斷定我們的智、愚、善、靈。靈魂不是鬼魂,而是一種自覺的人格。蘇格拉底是一個重視智慧的人,一生不斷追求智慧,但不像同時代的自然哲學家,只關心宇宙萬物的生成。他更關心人的內心世界,探求內在的真實,強調認識自我。

         他在「辯白」中曾強調,要以靈魂不死的形式表現自己的精神,因而思想不會死亡,會永遠生存下去。是的,蘇格拉底的精神是不朽的,他的思想更影響深遠。

 

何國强  


 

“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的道德观

引自浙江在线>新星网  http://www.zjxyd.com.cn/system/2003/05/29/000001355.shtml
特此鳴謝 ,全文照錄未加修改 ]
©2003浙江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办              2003-05-29


“认识你自己”,这是一条镌刻在德尔斐的智慧神庙上的箴言。也许是受到这条古老的格言的启示,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了“认识你自己”、“照顾你的心灵”、“照顾你的心灵”的观点。

  苏格拉底是一位不倦的哲学传道者。他常常出现于街头巷尾、公共场所或宴会上,他佯装无知,不断地向人们提出问题,找人“请教”,使对方陷入自相矛盾之中,然后因势利导,从相互矛盾的具体事例中抽象、归纳出一般性的概念定义。通常,他与人辩论的问题是与人类有关的事情,而且大多数是伦理学问题,例如,关于什么是虔诚的,什么是不虔诚的;什么是适宜的,什么是不适宜的;什么是公道的,什么是不公道的;什么是明智的,什么是不明智的;什么是刚毅的,什么是怯懦的;什么是治国之本,什么是治人者的品质,以及其他的题目。总之他把研究重点放在伦理道德问题上,他极力寻求答案的问题是:美德是什么和如何培养美德?

  一次,苏格拉底为了教育一位狂妄自负的青年尤苏戴莫斯,同他进行了一次机智,生动的谈话。当苏格拉底知道尤苏戴莫斯雄心勃勃,想将来竞选城邦的领袖时,就对他说:“一个希望当领袖的人必须有治国齐家的本领,但是,一个非正义的人能掌握这种才能吗?”

  “当然不能。一个非正义的人甚至连做一个良好的公民都不够格。”尤苏戴莫斯坚定地回答。

  “那么,你知道什么叫正义的行为,什么叫非正义的行为吗?”苏格拉底继续问道,拿出纸,把“正义”和“非正义”分开写在纸的两边,要尤苏戴莫斯一一列举。

  于是,尤苏戴莫斯把虚伪、欺骗、奴役、偷窃、抢劫都放在“非正义”的一边。

  对此,苏格拉底运用相反的具体事例,把这些看起来是“非正义”的行为一一予以推倒。

  他问道:“作战时,潜入敌方军营,偷窃其作战图是非正义行为吗?为防绝望中的朋友自杀,把人藏在枕头底下的刀偷走,难道不应该吗?生病时儿子不肯吃药,父亲就骗他,把药当饭给他吃,使儿子很快恢复了健康,这种欺骗行为又应该放在哪一边呢?……”这一连串的问题,使尤苏戴莫斯如堕五里雾中。

  苏格拉底在破除了对方的成见后,就正面进行诱导。他继续发问:“是不是有一种学习和认识正义、美德的方法呢?对于正义、美德和善有知的人和无知的人比,哪一种人更能做得更好一些呢?”显然,对于这些问题只能作肯定的回答。这样,苏格拉底就得出了“美德即知识”的结论,并使尤苏戴莫斯接受了自己的观点。

  接着,苏格拉底就指出什么样的知识对人来说最为重要的,这就是“认识你自己”。

  “认识你自己”,就是要认清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长处是什么,短处是什么,从而做到自知,在社会中找到自己恰当的位置。除此之外,还要善于认识别人,鉴别别人,通过认识和鉴别别人而认识自己。

  那么,如何认识自己呢?这种自我认识应该从哪里着手呢?苏格拉底认为应该从区分好与坏、善与恶这些理念入手。在他看来,善的理念决不是一种外在于人类并强加于人类的东西,而是合乎人的理性、内在于人的灵魂的东西,是理性本身的必然的要求。因此,认识自己就是认识自己的理性,“照顾自己的灵魂”,而这种自我认识是不断地通过自我反省或“回忆”来进行的。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教育即通过一系列的引导和启发,把先天地存在于心灵中关于“善”的理念发掘出来,就像助产婆把胎儿从母腹中接生出来一样。

  苏格拉底对人自身的探讨是从理性主义的原则出发的,它主要探求的是人的道德本质。在他看来,美德不是一种从外面强加于人的东西,它是合乎人的理性、人的本质的。但是人的理性是什么呢?苏格拉底极力想寻找贯穿诸如正义、公平、虔诚、勇敢、节制等美德中的一种共同的原则,他不断地向同他讲座问题的人提出这个问题,然而,似乎并没有找到圆满的答案。

  中国自先秦诸子开始的古代哲学,研讨的对象主要也是以人为本的人伦政治问题,孔子的仁学,孟子的性善说,荀子的性恶说,老子的贵柔守雌的人生学说都是围绕这些问题展开的。中国古代哲学不仅探讨了有关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人伦道德问题,而且进而探析了人性的善恶问题以及人伦道德的本质问题。孟子认为,人性本善,仁、义、礼、智之心乃人所固有,非后天的外加,人伦教化就是弘扬人的本性。荀子则认为,人性本恶,趋乐避苦乃人之本能,仁、义、礼、智是后天教化的结果。虽然他们各执已见,但这场争论却涉及到人性中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矛盾关系问题。后来,宋代的理学家朱熹在吸取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企图把性善说和性恶说统一在辩证的合题中。他认为,人性本是人心和道心的统一。所谓道心,就是禀天地之性的仁义礼智之心;所谓人心,以天理统驭人欲。朱熹的这种人性理论把先秦的性善说和性恶说以扬弃的形式统一起来了。对人性的这种探讨,中国古代哲学是高于西方的古希腊哲学和中世纪的宗教神学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苏格拉底在苦思冥想贯穿于各种具体美德中的共同原则是什么的时候,我国的儒家创始人孔子(比苏格拉底早出生近一个世纪)已经对这个问题作出了自己的解答。孔子指出,人伦道德的核心是仁而实质就是爱人,所谓“仁者,爱人”,就是孔子对他的仁学所作的一个最简洁、明确的说明。爱人,是指不但要把人当人看待,而且要关怀人,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这种爱是一种博大无边的对全从类的爱,它超越了等差和种族的界限。在孔子看来,即使对于奴隶,也要把他当人看待,博施爱心。所以,当孔子马厩失火的时候,孔子先问人,不问马。在孔子的言论集《论语》中,他从未把奴隶排斥在“爱”的范围之外,而是始终强调“泛爱众”,把一切人包括奴隶在内都当作自己的同胞,而在同时代的雅典奴隶制国家,奴隶却被当作会说话的工具,在哲学家的眼中,奴隶也被当作异类,剥夺他们爱与被爱的权力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因此,在古希腊的这种野蛮奴隶制度下,不可能产生孔子这样的博大的人类之爱,这就是爱好思辨的苏格拉底为何找不到普遍的人类理性原则的历史根源。

  岁月悠悠,天地不老。尽管苏格拉底、孔子都去世2000多年,但是,“认识你自己”,“仁者,爱人”的箴言却永久地镌刻在人们的心中,一代一代的哲人们也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向前行进,在认识自我和认识世界两个方面不断开拓通向自由的智慧之路。

 

回到主頁
霎哈嘉瑜珈中文通訊 Sahaja Yoga Chinese Newsletter 13

 

香港霎哈嘉瑜伽中心www.sahajayoga.org.hk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