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哈嘉瑜伽中文通訊

為人帶來自覺的幾則軼事

 

[ 2003年由奧地利的Hans Kuna傳送過來, 原刊於

奧地利霎哈嘉瑜伽網上通訊,之後輾轉流傳多國。 ]

 你可以利用每一個機會

 (1)    兩名霎哈嘉瑜伽士在維也納的地鐵站等升降機。忽然有兩個男孩橫沖直撞地向着升降機跑來。其中一位瑜伽士說:「你們很有活力(energy)。但是,你知道嗎? 世上還有另一種力量。」在升降機裡,瑜伽士已經提昇了兩個男孩的靈量了。

 (2)    在一個公司的郊遊日,一位瑜伽士與三位同事在打小型高爾夫球。在最後一個回合,天開始下雨。所以他們在蓋着最後一個洞的茅草蓬下避雨。其中一人拿出幾個魔術球來表演一些小把戲來消磨時間。那是一個很好的小表演。

在他把球收拾好之後,那個霎哈加瑜伽士說:「我也可以表演一個把戲。我不用碰你的手,但可以令你感到有涼風從手中出來。他於是做了這個示範。

 (3) 一位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與一名印度的霎哈加瑜伽士在遊覽加爾各答 (Calcutta),當他們購物時,遇到一個乞丐。那滿臉愁容的乞丐手里抱茪@個小嬰孩,但那嬰孩很可能不是她生的。儘管乞丐一再拒絕,瑜伽士還是提昇了小孩的靈量。這嬰孩獲得了自覺,而乞丐也不再愁眉苦臉了。

 失去了的機會

 一個瑜伽士與另一名正在奧地利唸書的印度女子在維也納一間咖啡店內喝咖啡。這個瑜伽士開始談及霎哈嘉瑜伽,但那印度女士看來傾向用思維去理解。所以他改變了話題。

數個月後他們再次見面,那女士問他能否在靈舍[Ashram霎哈嘉中心]裡住幾天: 這時她已經藉着另一人而成為了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了!

原來,在她來霎哈嘉瑜伽之前的幾個月,她渡過了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她埋怨她遇到的第一個瑜伽士沒有儘量的向她介紹霎哈嘉瑜伽。那時她的感覺是他沒有興趣告訴她。她說如果她當時就開始靜坐冥想,就會安然地渡過那段困難的時期。

 不要批判

 一群瑜伽士剛完成一個晚間的到街上給自覺的活動。其中一人表示給當地的外國人 (土耳其人和南斯拉夫人) 自覺比給當地的奧地利人容易得多。

在他身旁的瑜伽士指向一個在酒吧前飲酒的典型奧地利人,並對他說:「好! 現在你給那個男人自覺。」結果他的靈量就像外國人那樣很容易昇起。

 在維也納附近有一個名叫Moedling的小鎮。有些瑜伽士擺放了一個小攤位,裡面有廣告版和小桌。他們會向途人簡介霎哈嘉瑜伽、給他們自覺和邀請他們出席活動。其中兩名瑜伽士議論說通常都可以預測哪人有興趣、那個不會得到自覺或只會過門不入。其中一人見到一對看起來很嚴肅並忙碌的夫婦。他們很明顯屬於不感興趣的那類。於是,兩位瑜伽士想做測試以得到証實。當他們上前向這對夫婦提到霎哈嘉瑜伽時,他們立刻停步,並經歷了強烈的體驗之後用了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仔細詢問有關霎哈嘉瑜伽的詳情。那個嚴肅和忙碌的樣子也不見了。

 解釋如何靜坐

 一群瑜伽士第三次在維也納多瑙河的一個公園裡設立霎哈嘉瑜伽的攤位。

他們問一個年輕女孩想不想嘗試霎哈嘉瑜伽。那女孩回答說她的母親已經與家人練習這個靜坐兩星期了。原來他們在這些瑜伽士第一次設立攤位時獲得了自覺 ── 當時的一個有關靜坐的簡短解釋讓他們能自己靜坐。之後他們問一個十歲的男孩想不想得到自覺,他回答說他已經堅持每天早上靜坐有一個星期了。過了一段時間瑜伽士在同一個公園安排另一次活動。他們又問一個年輕男孩想不想得到自覺,他說他和他的姊妹已經在靜坐了。

在另一個接近維也納市中心的公園,瑜伽士設了一個有三張椅子和三個流動廣告板的攤位。這裡遊人很少,因此其中一名瑜伽士邀請一群看來帶點惡意的玩完滑版的 (穿唇環等) 十來歲男孩。他們中除了一位拒絕外,其餘都接受瑜伽並得到了自覺。一個瑜伽士跟他們回去並教他們如何給那個拒絕前來的男孩自覺 ── 這男孩是感受最強的一位。三個小時後,當瑜伽士們差不多要走時,其中兩個男孩回來再試 (包括那名之前拒絕接受的男孩)。瑜伽士沒有向他發放能量,而教他們入靜。兩位都感到強烈的能量,之前拒絕那位感到指頭完全涼快之後。他們很渴望得到精微系統的知識並很快地掌握在指頭感應自己能量中心的原理。

 

但他們在哪裡?

 以前很多人都在考慮我們是否應該免費給人自覺。理由是這些人不會參加我們的活動。

一名霎哈嘉瑜伽士在他的辦公室,一位人事部的僱員走進來。她在霎哈嘉瑜伽士的桌上看到一張霎哈嘉瑜伽的單張。她喊: 「噢! 你也在練這個!

瑜伽士問她如何認識霎哈嘉瑜伽,她解釋說她與丈夫去夜總會玩時,看見有霎哈嘉瑜伽士在給人自覺。她覺得很感動。更出奇的是她的丈夫,一個對這些事情抱懷疑的人 ── 在獲得自覺後也很感動。

 同一個瑜伽士與幾位一同參加課程的人和同事一起吃晚飯。他與坐在他身旁正在品嚐白酒的女士閒聊。在對話中,這女士突然開始解釋不同國家對應的輪穴。那瑜伽士被嚇了一跳 ── 因為他知道他這個知識是霎哈嘉瑜伽獨有的 ── 於是,問她何時開始練習霎哈嘉瑜伽。原來她在一個相片展覽會中得到她的自覺,並已定時靜坐以及由那時開始她也在給予他人自覺,包括給予她同屋的同事。 

那表示在這位瑜伽士的120人的公司裡,有三位由其他人得到自覺。這些人都沒有靜坐,這是真的。但當霎哈嘉瑜伽擴展時,他們會被適當地知會。靈量已經給他們準備好,這樣他們會容易一些跳上這班列車。

 特別是在一些對霎哈嘉瑜伽有負面報導的國家,當很多人已經由真正的渠道知道霎哈嘉瑜伽 ── 有自覺的經驗 ── 這才是決定性的關鍵所在。

Flora, Ed (2005/10 香港)


保留中文版權   © 香港霎哈嘉瑜伽中心

回到主頁 home

霎哈嘉瑜珈中文通訊15期
Sahaja Yoga Chinese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