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坡

霎哈嘉瑜伽
治療中心見聞

(節錄)

Sahaja Yoga Research & Health Centre, Belapur,

Navi Mumbai, India

(甲) 引言

牆上的碑文這樣寫道:「送給人類的一份愛心的禮物,由國際霎哈嘉瑜伽科研暨保健中心創辦人神聖的錫呂.瑪塔吉.涅瑪娜.德維贈,於1996年2月19日開幕」。

它距離孟員機場一個半小時車程,由於附近的大鎮叫瓦希 (Vashi),故練習者愛簡稱這座建築為Vashi.。其實,它是位於小鎮貝拉坡 (Belapur)。有時練習者又簡稱這所醫院為治療中心 (Treatment Centre) 或醫療中心 (Medical Centre)。有些入住者的確是名副其實的病人(與我同期的就有腎病及癌症病人),有些人卻只是如筆者般為求靈性昇進的理由而來。過去一年有幸讀到了澳洲的凱蒂.卡特梅爾 (Katie Cartmel)和紐西蘭練習者 Tim 的經驗分享文字,很有參考價值;另外有4位香港練習者先後帶回來一些個人體驗,但除建議行李的便條之外,從未見諸筆墨。筆者成行前已決定一邊翻譯、一邊寫篇親身見聞。不過,與凱蒂.卡特梅爾比較,不但性別、年齡、病情輕重以致入住長短、左右脈傾向均異,可謂相映成趣。

要鄭重提醒一句,人人有別,不要盲目跟從文中的步驟──「你是自己的導師。」

 

(乙) 你是自己的醫生

抵達後第一個早晨,穆克殊 (Murkesh) 醫生與內子和我在走廊相遇,閒話片刻,才進房開始我們第一次的「斷症」。似乎外人都十分關注中、港兩地的發展。抵達前預先通知雷教授的傳真,除簡單病歷外,已道明自己是偏右脈、肝熱等問題(這是城市人的通病,也是「我執」短暫勝利得逞的記號)。他的第一道口頭「處方」果然不出所料:

「自己在房間依指示」做完這些療法,在早上十一時許和下午五時許每人都要在門診部 (OPD)逐一再給醫生們「治理」一次。以下是我首天的幾個步驟,可能其他城市人也合用:

  1. 先潔淨左脈(對,是先做左脈!)右手按地:「……。」
  2. 潔淨右脈,左手向天:「……(空原理 Sky Principle)。」
  3. 涼化肝部、穩定注意力 (chita):左手按右腹。
  • (3.1) 念「肝部口訣」(Liver Mantras),跟醫生各念一遍,但先以 …… 口訣開始。
  • (3.2)肯定語 (affirmations):……

    ……

  • 上述的口訣和肯定語句,似乎是療法的基本功,因為每天都要重覆差不多的步驟。治療時,地上一直用上3支(有時2支)左脈的蠟燭,醫生另手拿一支為病人,或為他自己燒左脈。……

    當然,其他指頭上的感覺所反映出來的個人問題,要告訴醫生,作相應處理,可能要念口訣 21次(有些嚴重的甚至108遍)。我就是在首兩天要念……,之後是 Nirmala Vidya (左腹輪) 的口訣各21次。

    療理之後,立刻要回房間做泡腳加冰墊。第一天早上 Hulan 醫生給我的正式「處方」(指示) 是這樣的:每天共要做「至少」4次泡腳,2次……。

    除以上的步驟外,下面是我每天診治或大夫建議的加料進程,有很多口訣或肯定語句只是因應當時狀態在當天做一次而已。(其他人當然內容不會一樣)

    ……

    ……

    (丙) 點滴領受

    以下的個人體會,可能只是主觀的感受,不過都是因為所見所聞而觸發的。好像一面鏡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些是醫生或其他人的提點而領悟到的。

    1. 「自己強起來才能幫助其他人和幫助集體,集體強起來時可以幫助更多人。」醫生們這樣提示那些擔心自己和擔心集體的人。
    2. 「我的注意力在哪裡?」母親經常這樣提示。很多入住者都要念「肝部口訣」,即使是偏左脈人土也要經常敷冰墊(內子就是如此),在淡季日子冰塊也常不敷應用,可見醫生們多重視我們的注意力。
    3. 有一次治療時胡倫醫生打斷我的口訣,說:「請帶點虔誠 (Devotion)再念一遍。」他於是以近乎詠唱的聲調示範了一次。我立刻明白,口訣的意義跟禱告根本沒有分別。另外一次(第四天)我問穆克殊醫生,為何左邊食指和拇指的感染還未消散。他說:「念口訣21遍就成了。不過很多人不是衷心的念出來,機械式不會有效。」謝謝他們的點化。
    4. 回歸真我本質──「我不是這個身體,不是這個思維 (Mind)這個智性 (intellect),這個自我 (ego),這個超我 (super-geo) ……我是個純潔的靈」這是錫呂瑪塔吉常提醒世人的話,我們在這裡也常以此話當作肯定語句用……
    5.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甚麼感染,指掌上的種種反應等,都只是毛病「浮現」的指標,是要我們面對問題,幫助我們多作內省、面對自己而已。人越把注意力放在「表相」,就只會越受低層次的「我」所影響往下拉。肯定「實相」(「我是純潔的靈」)才能擺脫毛病,往上昇進,步向大梵。……
    6. 紐西蘭領袖 Geoff 途經香港往貝拉坡時的提點,曾引起了少許混淆和誤會 。在貝拉坡,我當面向他問個明白。他說不是硬性規定不可以用火和水連續做,只是人的注意力 [又是注意力!] 會不能集中處理一邊的問題,宜先好好處理一邊,此其一;另外,太多人已不自覺地流於機械化,一入門口就先去做這做那──「你是自己的導師,應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還說:初來的人應多做泡腳,到發展出感知能力時就用這能力,好好「先自我診斷」到底應做左脈還是右脈療理;較穩定的練習者也應入屋後先安坐下來,檢視一下指掌上的感覺才開始潔淨。我問他如果有人「清楚知道」自己左右兩脈都要清理,是否可以照做火和水的步驟?他只說「你是自己的導師。」

    第七天早晨,在診斷時因為雷教授要我先處理左脈,不許用涼自來水泡腳,反令我似乎全身熱起來的問題,引發了我又一次到底應該先處理左脈還是右脈的疑惑,我向穆克殊醫生請教,。他第一句是「你是自己的醫生。」他的話很值得我們細味:「假如你的手部感覺告訴你應先去處理右脈,就應先做涼水泡腳;假如你的手告訴你要先處理左脈,就先用蠟燭,例如燒左腹輪和喉輪。在霎哈嘉瑜伽,沒有規定先去做什麼才可以做其他。有些人先泡腳才用蠟燭,有些人卻應先用蠟燭。不過,右脈的確容易對付得多,所以可以先處理左脈,你是自己的醫生。在霎哈嘉瑜伽堥S有機械式的東西,假如你感到『自我』膨脹,應立刻去鞋打;但假如你的注意力已在頭頂,十分享受入靜,就什麼也不要做,只管繼續享受好了。」他的話也正好為 Geoff作了補充。(出發前 Alex 也說過,先做左脈有其好處:因為火元素可能令全身熱氣上升,之後才做水療便會把身體涼化下來。)

    7.……

    8.……

      古人作瑜伽修行,離不開智與識 (Gnana)瑜伽、虔信( Bhakti)瑜伽、口訣持咒 (Mantra)瑜伽及昆達里尼瑜伽幾種。但在這裡,所有都重要,再一次感受到何謂無上正覺的大一統瑜伽。

     ……。

     

     

    (丁)行程資料

    1. 這所醫院開放給每一個人。但要得到最好的效果,基本的霎哈嘉瑜伽知識是絕對必須的條件。
    2. 所有活動(包括靜坐和診治)均以英語進行(常帶印度口音的),如這方面有障礙,宜好準備,先熟習所有口訣及技法,或有「熟習霎哈嘉瑜伽」的翻譯員同行。
    3. 出發前後不要把太多注意力放在飲食、購物、衣著或打發時間等世俗事務之上。出發前宜先多作潔淨功夫,預先「調適」。回去後也如是。
    4. 霎哈嘉瑜伽活動的一般禮節,在這裡完全適用。
    5. ……
    6. ……
    7. 如廁宜用印度式潔淨。如必須用紙巾,請投進廢紙箱內,而非廁盤。一來印式地下管道有此實際需要,二來是「破執」的上佳訓練。

    .……

    (戊)總結:

    1.「你是自己的導師」──似乎我與內子的「療程」,跟卡特梅爾所記載的大相庭徑,簡單得多。另外,平常我們不會把火和水的療理法混合來做。但這裡的醫生們在門診部幫助我們時,均以水和火一起來保護自己。我曾聽到這樣的一件軼事,可謂經典,也正好解釋了這疑惑和其他事情。話說廿多年前 錫呂瑪塔吉剛在英國開展工作時,因為某人的「個人」問題,便叫他要每天以油塗頭髮,需中間分界。不到半年,這消息已傳開去;在各大型國際聚會中,均見男練習者頭髮油膩,中間分界。願以此為鑑。

    2.有些毛病,可能不能在此完全解決,但這裡很可能已給你提供「面對問題」、「面對自己」的機會。這就是母親說的「內省」。其實醫生的工作主要是幫忙練習者「診斷」問題,指示方向。真正的治療者還是自己。母親已把所有對付不良能量的武器都教過了。母親也多次提醒我們,我們已擁有她的所有力量,(只不過是思維上我們不相信而已,也可能是感知能力弱吧)。當感知能力增強,信心自然增加,能量也越能流通。

    這裡不會有如武俠小說中有人為你運氣發功,更不要期望一夜之間曉得飛天遁地。醫生們看來至多會為他人提昇靈量,用蠟燭或樟腦為他人調理 ......。

    何況我們回家後仍是要靠自己呢。難怪有練習者表示,醫生給她找出問題根源後,留下來得到治療與否已不再重要了。

    3.不要因為前人說過,到達後應該「做」這「做」那,或因為有人說過有某種療效而令自己墮進了一種先入為主的思想制約陷阱或負上包袱(本文也不例外)。不過,以下是幾個人的經驗總結,可以參考:

    • 少說話、多靜坐
    • 少思索、多內省
    • 少俗務、多享受
    • 少走動、多赤足
    • 少狂熱、多默禱
    • 少欲求、多順服
    • 少憂慮、多感恩

     

    應記著:(1)任何療法都不能取代替入靜。(2) 「我是自己的導師。」

    4.……。

    5.……。

    6.想起錫呂瑪塔吉提及耶穌在聖殿裡驅逐販子的事跡,並說所有參加印度之旅的人,不應在營地裡購物,「他們應知道到這裡來的目的是為了靈性的昇進。」感謝母親這份禮物。

    (完)

     

    貝拉坡史話──疑是銀河落九天

    話說很久以前,有位女士走過一處鄉村,感到天地能量匯聚,地靈人傑,便對門徒說要在此買地。結果,當地政府還在修路時把她門前那段路以她命名,名為「神聖的錫呂.瑪塔吉.涅瑪娜.德維路」。

    可能她心中早有宏圖大計,就親筆繪了建築設計圖,並親自選料。

    在她心目中大宅四角代表了根輪的四片花瓣,每隻角都呈八角型,代表了位於馬哈拉斯特拉邦境內的八處格涅沙的 Swayambu (天然聖石)。其他人還發現,大宅背靠山嶺,山勢形似新月,三面環抱,大宅的位置就在新月的圓心。筆者的感覺是,它更是唵( )字頂頭的 Bindu(吉祥痣)。用意清楚不過:大地之母已為這塊聖地作了天然班丹,入住者受到了上天保護。

    後來人們還發現,山巒中正向大宅的地方,有三條飛瀑,下面有湖泊如明鏡一道。〈不啻是Trigunamitka(超越三德)口訣恭候君臨?〉從日影位置可以很容易判斷出大宅是座北向南,大門卻是朝東南,佈局特別。南邊圍牆外面,就是一道西向東流的河緊貼流過。從屋頂往南邊放眼遠眺,一望空闊,只是幾處濃密的林蔭擋著後面兩公里外的海岸吧。(莫非是中國人所說的風水林?)

    難怪鄰房的西班牙練習者說:「你懂風水嗎?母親知道一切。」

    初時大宅暫用作 Ashram(靈舍)供當地練習者靜修,也為印度之旅半程中途站,後來就正式「找回真我」,變成今天的國際霎哈嘉瑜伽科研暨保健中心,由錫呂.瑪塔吉親自主持了開幕儀式暨普祭。

    正是:

    一顆明珠點新月,

    零星林蔭濯門前,

    三降飛瀑昭明鏡,

    四方蓮瓣護根基,

    八相象神地上來。

    侯輝 寫於歸家途上
    99年8月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