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哈嘉瑜伽在印度納西克中央監獄傳揚記

Sahaja Yoga at Central Jail, Nasik (原文兩度在英文電郵中發表99/10/5)

由於很多練習者詢問我們有關在中央監獄內舉辨的活動,故謹望大家能以電郵向全球發放這些消息。

其實,在中央監獄舉辨活動的靈感,是來自較早前我們在孟買警務專員的辨工室特意為當地警察舉行的霎哈嘉瑜伽講座。我們得此消息後就靈機一觸。一位住在納西克(Nasik)的女瑜伽士立刻聯絡上監獄長。再跟他見面時,我們各人均感覺到涼風。

然後,我們向浦那(Pune)監獄總長提交在獄中舉行瑜伽講座的申請。很順利地便得到他的批准。

拿著這份批文,我們便正式到納西克監獄的中央禮堂舉行第一次的獄中講座。到場有三百至四百位囚犯,他們很容易地便當場到自覺。我們教授了靜坐的方法及輪穴和經脈的基本知識。後來,在這三、四百個囚犯當中,有三十五位定時每天下午四時至五時自行到來練習靜坐。如是者,霎哈嘉瑜伽就開始令他們的生命起了變化。

只消六個月的每天恆常練習,大約有兩至三個監倉營房中,合共一百個囚犯就經已成為了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現在他們甚至可以自己在獄中搞班,為其他新囚犯帶來自覺及講授霎哈嘉瑜伽。這些練習霎哈嘉瑜伽的囚犯,體驗到自己生命中從內而外所起的變化,感到非常滿足。因霎哈嘉瑜伽而流露出來的生命自然而然的本質,他們都顯露無遺。

得到自覺囚犯的數目與日俱增。在之後的一次講坐,有很多囚犯出席了。其中一位囚犯輕易地令其他人獲得了自覺。其後,錫呂•瑪塔吉也得知此事而感到非常欣喜,並把信傳真給我們,大意如下:

Gudi Padwa 97年4月

致: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衷心祝福您們各人。

聽到關於您們所作的深層工作,甚至傳揚到監獄內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驚喜及欣惠。我從沒想到霎哈嘉瑜伽可傳揚到監獄內。作為一個母親,我對您們能以如此「霎哈嘉」(sahaj 自然而然)的方式來行事而感到驕傲。這是一項彰顯愛心的工作。這愛不單將會流通於你們每一個人,甚至被愛的人也可以感受到。您們每一個人均在我注意力之內,沒有人會受到傷害,凡事皆會順利。我要求你們把各人的照片寄給我。

永遠是您們母親,

涅瑪娜

 

以下是當地一份馬拉塔語報章的有關報導:〝瑜伽轉變了納西克監獄囚犯的生命〞

「在生命堛漪Y一關鍵時刻,可能你會因為一時犯錯而入獄。終於等到釋放的一天,但『囚犯』這標記卻鉻印一生,無法消磨。去改變別人的眼光及自己的生命,唯有錫呂•瑪塔吉女士所教導的霎哈嘉瑜伽。」

以下就是一位曾作過獄中講座主禮嘉賓的報刊編輯所引用的語錄。當時一些囚犯正為新犯人帶來自覺。

監獄安排了不同的活動,作為入住者的康復和改過自身過程的一部份,例如 Raksha Bandhan [註]、陶藝、瑜伽班等。現今,霎哈嘉瑜伽已登入了監獄的範疇。納西克區霎哈嘉瑜伽領導人 Sadashiv Shukla先生, N.K. Pandit先生, Ravindra Kulkarni及多位練習者每天都來到監獄教授二小時霎哈嘉瑜伽。

「我們學會了生活的藝術,懂得清潔身心的過程。以往長期在我們身體內燃燒的報復念頭,令我們難以入睡。現在我們怒意全消,內心的寧靜,令我們得以甜睡,甚至戒除了所有惡習。」這些都是監獄內一些尋道者的心聲和感謝之言。編輯說:「雖然你們囚禁在監獄堙A但你們非常幸運,因為得到了自覺。通過瑜伽靜坐的過程,生命得以平衡。而當社會大眾都懂得霎哈嘉瑜的話,就跟本不再要有監獄。大家的生命確實得到福報,甚至有些心理有障礙及好批評的人,當他們透過練習實踐而達至身心寧靜及達到覺悟境界,他們的生命亦從而完全地改變過來。」

Sadashiv Shukla 先生在介紹霎哈嘉瑜伽時表示:此法己在全球80多個國家,數以百萬計人之中流傳。只要練習者學會潔淨自已的身心,自然就會得到生命的昇進。

納西克監獄長也說道:囚犯常常帶著的報復心態令他們長期生活在緊張的情緒當中。通過霎哈嘉瑜伽,他們得以身心平衡,從而自律起來,獄中生產力也隨之提升。

囚犯們經指示後,都要特意保持注意力及潔淨左邊腹輪、喉輪和額輪。這些位置正就是對應著純粹願望、無罪疚感和寬怒。

(完) 寶譯


網主註:

Raksha Bandhan 是印度古老傳統,節期約在8月份,男女結拜為兄妹或姊弟,女方把彩繩繫於男方左腕 (左脈代表了情感、願望那邊;手腕相對於喉輪),從此互相扶持,好像中國人的結義金蘭。這傳統在霎哈嘉瑜珈堭o到復興,是因為它彰顯了異性的純潔友誼得到昇華。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