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烈焰

 

引述自明報 (副刊•2001679日)
陶傑撰•黃金冒險號 (專欄)

總標題為本刊所加

 

 

法國為甚麼反邪教

……

法國講自由平等博愛,但法國人的浪漫和寬容,只表現在文藝創作;[至於]宗教信仰,傳統上卻很保守。

  法國這個國家,有一個外號,叫「教廷的大女兒」(The Eldest Daughter of the Church)。法國贏得這個「美譽」,有一段悲慘的淵源。一二○六年,當歐洲的十字軍,已在中東爭奪耶路撒冷的時候,有一個西班牙的修士多明尼,來到法國南部的阿比鎮,發現這個鎮的百姓都加入了一個叫卡塔爾的信仰組織。卡塔爾(Cathar)本來是希臘文。意思是「純潔」。卡塔爾信眾其實也讀聖經、信耶穌,但他們不信任教會,認為教會擁有特權和財產,教會是教徒上天國的障礙。

卡塔爾組織建立了自己的教義,選出自己的教主。羅馬教廷知道了,派使節到阿比鎮,想把卡塔爾教派解散,卻被信眾趕出法國。多明尼到了阿比鎮,決心為羅馬教廷剷除這股異端。他糾集一夥僧侶做臥底,滲透進卡塔爾教,收買阿比鎮的小孩和老人,讓她們互相告密。多明尼又向當時的教皇英諾森三世獻計;把派往中東的十字軍,抽調一隊兵力,回頭攻打今日法國。

十字軍第一次向一個天主教國家進攻。教皇發出了著名的聖諭,「把他們殺光,上帝自會辨別真正的信徒。」十字軍就在法國南部把兩萬多平民通通殺光。

多明尼立下大功,死後封聖。多明尼在卡塔爾信眾間挑動告密,以後成為天主教鎮壓異端的手段。撲滅卡塔爾教之後,教皇成立了宗教裁判所 [ the Inquisition ],把主教派往歐洲各地,專門偵輯異端,此後六百年,歐洲大陸一片火光熊熊,有二十多萬人被判處火刑,多明尼這位天主教的聖人,就是宗教裁判所的鼻祖。

教皇用十字軍收復了法國,經歷了一次大殺戮,從此法國的天主教都封閉。從小說《巴黎聖母院》到最近的電影《情迷朱古力》,講的都是保守的法國天主教勢力下追求自由的悲劇。

…… 法國是法國,特區是特區,崇尚法國人,穿法國時裝塗法國的香水就夠了,反邪教那樣高深的學問,不是為一群心智未成熟的東方兒童而設的。

 

 



 

耶穌被判火刑

俄國最偉大的小說家杜斯妥耶夫斯基在長篇小說《卡拉馬佐夫的兄弟們》,借主角伊凡之口說了一個奇異的故事。

一五○○年,在西班牙的沙維亞鎮的一個下午,鎮上的居民忽然發現,在大街上,出現了一個約三十歲的男人。他面容清瘦,留著鬍子,兩目有神。街上的行人,一眼就認出了他是誰。

不錯,他竟真的復活了,而且不知何故,出現在這個城鎮。街上的行人一陣歡呼,跟著他走。耶穌面露微笑,向人群伸手祝福。耶穌觸摸了一個瞎眼的老人,老人馬上看得見了。耶穌來到一座教堂,那堨翱陘@個早夭的少女舉行葬禮。興奮的人群對死者的母親說:他就是耶穌啊。母親淚流滿面,向耶穌下跪。請他施行神蹟,讓她的女兒復活。

棺材打開著,耶穌說:起來吧。死去的少女睜開眼睛。坐了起來。一切就和新約聖經的記載一樣。

事情驚動了沙維亞大教堂的主教。他下令把耶穌拘捕下獄,罪名是「異端」。

在監獄裡,主教設立了裁判法庭。在審訊中,主教發現眼前這個人,是真正的耶穌。但是,耶穌重新出現了,人們會跟從復活的耶穌,直接聽他講道,不會再上教堂,教會就沒有存在的意義。耶穌說:我就是真正的耶穌呀,我就是你的信仰的源頭。主教把耶穌判處火刑。

耶穌覺得很好笑。他沒想到教會竟會視他為敵人。耶穌向主教報以一吻,說:我原諒你。這時,主教忽然感受一股莫名的恐懼,不敢正視耶穌,對耶穌說:你走吧,從此永遠不要再回來。

耶穌走出了監獄,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荒野。從此,他果然沒有回來。

耶穌釘十字架後經歷了一千五百年,世上最權威的統治者已經是教皇,上帝和耶穌的話,只有教廷有絕對的解釋權。教廷是上帝的總代理,是世間法律和秩序的仲裁者。就算耶穌真的復活,重回人間,在一千五百年後,耶穌就是異端,他如果膽敢重張旗鼓,在世間行道,他再率領的這一眾教派,就是邪教。

讀過杜斯妥耶夫斯基,就明白為什麼XXX一定成為「邪教」。即使孫中山今天復活,現身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演說,孫中山也會被抓進監獄,被控顛覆罪,雖然在天安門廣場,仍縣掛著孫中山的畫像。這就是難以救續的人性。這就是世界。

 

 



 

烈焰飛灰

西方沒有中國人說的「邪教」, 只有「小眾教派」(Cult)或「異端」(Heresy)。即使在黑暗時代,向教皇負責的宗教裁判所,鎮壓的只是異端。而不是什麼邪教不邪教。

看過意大利學者艾可的小說改編的電影《魔宮傳奇》(又名《玫瑰之名》:The Name of the Rose)的人,都會知道宗教審判所的厲害。宗教裁判所 [the Inquisition ],是教皇按權指派的小組。組員是紅衣主教。他們像鬼魂般在歐洲各城鎮巡迴捉拿異端。

宗教裁判所大駕光臨,有時是突擊巡查。主教到了一地,會召集軍民或修士訓話:妄信了異端的人,請自己站出來承認。一些傻瓜真的站出來,承認自己最近看了一些 XX 功的書籍。裁判所會請他進教堂,給他一個月寬限期,叫他做兩件事;第一是懺悔,從此不再接觸XX功,第二是供出他所知道的其他讀過《XX大法》或認識李XX的所有人。

主教會寬恕第一個認罪的人,只要他供出其他許多個。裁判所只對數字有興趣,把他供出來的人都捉來,再從他們的口中逼供更多人的名單。宗教裁判所不愛用流血的刑具,用刑時盡量不流血,像夾手指、用一種叫穿 Rack的木床:人躺下來,四肢綁牢,床板下有一個大齒輪,一扯動就把四肢的骨骼拉長,直到他認罪與告密。然後裁判所會把人犯移交當地普通法庭。由普通法庭「依法」判處他火刑。因此,理論上,宗教裁判所沒有直接殺過一個人。

第一個告密而得到寬恕的那個,可以重回教堂,但從此在每個星期天的彌撒時,在信徒面前脫下上衣血淋淋地自我鞭打背部。齋戒的日子,他要在全城巡遊示眾,百姓唾罵他,向他吐口水。

宗教裁判所這一套羅織罪名和漁翁撒網,後世史大林的 KGB 和希特拉的蓋世太保都全學到了手。去年,年老的教宗,向全世界為宗教裁判所的歷史罪孽公開懺悔,說:我們錯了。但成千上萬的無辜者,都已在火柱上化作飛灰,連天文學家哥白尼和伽利略,也差點成為烈焰中的冤魂。

史大林學宗教裁判所的這一套,在亞洲的另一個容不下天主教的古老大國更另有傳人。今天,這些人競相出國「考察」,他們如果來到羅馬,應該親吻地上冷冷的磚石,說:我們是宗教裁判所的徒孫,我們把成千上萬的同胞打成反革命,這一切,本來都是你教的,謝謝你。

回到主頁

 

宗教裁判所
( the Inquisition)
又譯宗教法庭